·天新网首页·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·网站导航
数码笔记本手机摄像机相机MP3MP4GPS
硬件台式机网络服务器主板CPU硬盘显卡
办公投影打印传真
家电电视影院空调
游戏网游单机动漫
汽车新车购车试驾
下载驱动源码
学院开发设计
考试公务员高考考研
业界互联网通信探索
您现在的位置:天新网 > 考试 > GRE > GRE 动态
GRE首次笔考 上海考生感叹“极压抑”
http://www.21tx.com 2002年11月26日 申江服务导报

GRE首次笔考 上海考生感叹“极压抑”  自从今年8月美国ETS宣布中国等亚洲部分地区的GRE考试将从机考改回笔考后,GRE考试再度成为中国考生的一个“极压抑”的话题:“机经”没有了,作文出来了,考试次数也减少了……11月23日,“机考时代”后的第一次GRE笔考终于粉墨登场。当天早上8点,记者赶到设在上海外国语大学海外考试中心的GRE考点……

  “在试卷上画大娃娃要紧吗?”

  考试大楼外的空地上,那边厢,篮球场上生龙活虎;这边厢,一群考G的人却有点“死气沉沉”:大多数人捧着复习材料在“抱佛脚”,还听见有人埋怨“苏格拉底”的名字怎么拼得这么怪。也有“另类”的考生:一个高一就考出托福637分的高中生,报了机考又放弃,特意来参加笔考测“真金”;还有男友为女友助阵的:“给她壮胆,她考我也考……”

  过了几分钟,考生陆续进考试大楼……突然,大家夹道行注目礼,原来是监考老师来了,右手抱着久违了的大包考卷,左手还拎着个“弹眼落睛”的大钟--提醒考试时间用的。一个学生开了个蹩脚玩笑“自我减压”:“在试卷上画个大娃娃要不要紧啊?”

  8:15,考生一字排开,准备进考场。只见老师把着门,一边查准考证,一边报出考号--好让里面的老师指引座位。大概看得太仔细,老师隔一会儿就揉几下眼--第一次笔考,可马虎不得!排在后面的考生连大气都不敢喘,只是突然报到一个考生叫“戈玲”的,队伍里才发出一阵轻松的笑声。

  “中国考生老‘精’的!”

  8:30正式开考,记者被客客气气地请到大楼门口。干脆和那里一位工作人员聊天--一问才知,这位老伯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0年!“80年代初,才20多个人来这里考GRE,稀奇啊!取消笔考前,已经‘涨’到每年五六百人,不过这次--”他指指门口的考场安排表,一看,总共也才200多个考生,这才想起,刚才那个40人的考场,靠窗一排全部空着,竟然还“临阵脱逃”了10个!

  聊着聊着,老伯就开始“揭秘”:“考卷什么的,都是今天早上监考刚刚取到就直送考场--没来的考生,考卷上的封口绝对不能弄破--外国人最怕泄密了……中国考生老‘精’的,以前笔考,有人喜欢先在试卷上填答案,再抄到答题卡上,还没抄完,已经到时间--结果和老师争起来。后来ETS派人来调查了,说是有人写信反映:你们这里监考态度不好。”

  正说着,突然走过来一个小伙子,张口就问:“考GRE是在这里吧?”本以为他是个睡过头的“马大哈”,谁知他语出惊人:“我明年考,想来感受一下气氛--会不会报不到名啊?”等他走了,老伯又“点评”道:“这些考生都太紧张了,那次填报名表,有人把生日填成了当天的日期,还有人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忘记了,照着样表就填了‘李四’!”

  10:30左右,趁考试中惟一的一次10分钟休息时间,记者溜到考场门口,瞄见不少考生大嚼巧克力,然后喝各种颜色的液体;也有人出来“望风”;上完厕所,甩着手又赶回考场;还有人吹了两声口哨,却又戛然而止。回到大楼门口,老伯笑笑:“现在好多了,以前笔考休息还可以出大楼,就看见很多人围在外面查词典--靠这能捞到多少分?有啥意思啊……”“Game is over!”

  过了12:00,大楼外又有了点人气,都是来等考生出场的。还有一个GG捧着一大束鲜花,抢占有利地形,等待女友的出现……

  12:30,4楼的一个考场“呼啦”一下出来好几个人--考完了!冲在最前面的两个人,一个对着走廊尽头的那个她喊:“累死了……”一个往厕所方向赶:“憋死了……”

  接下来是一阵沉寂。每个考场的考试进度由主考老师掌握,其他的考场还没动静。好不容易捱过12:40,剩下的考场终于全面“解放”:刚出来的人十有八九耷拉着脸,目光“呆滞”--毕竟刚刚经历了一场4小时的“持久战”!然后又开始寻找“慰藉”:要么掏出手机闷头发短信,要么冲出场外找熟人来一个拥抱--连互相打招呼都带了“洋味”:“Congratulations!”“My God!Game is over!”

  “捉”了几个人问对笔考的感觉,结果都说“没感觉”,还有人反问:“平时练习我都用笔的呀--你倒说说‘机考’是什么感觉?”又问一个戴眼镜的男生都考了些什么,谁知他猛拍脑门:“脑子缺氧了……”好不容易问到几个还算“清醒”的,回答也有点出人意料。“作文最简单了,都是从ETS公开的题库里抽的呀--那个‘牡蛎’!”“数学倒比平时练习难,不过,最难也就考个整除……”

  不忍心再谈考G的话题,于是“换频道”:“现在最想干什么?”答案五花八门:“打游戏!”“剪头发!”“钓龙虾!”更多的人“什么也不想干”。最有代表性的一个,作皮球泄气状,脑袋一歪,有气无力地挤出一个字:“困……”

  摄影/本报记者 崔益军 文/李超

上一篇: 2003年3月GRE考试报名暂推至12月初
下一篇: 北京部分考点GRE考试准考证领取时间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我们 | 广告服务 | 投诉意见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© 2000-2011 21tx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晨新科技 版权所有 Created by TXSite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