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天新网首页·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·网站导航
数码笔记本手机摄像机相机MP3MP4GPS
硬件台式机网络服务器主板CPU硬盘显卡
办公投影打印传真
家电电视影院空调
游戏网游单机动漫
汽车新车购车试驾
下载驱动源码
学院开发设计
考试公务员高考考研
业界互联网通信探索
您现在的位置:天新网 > 考试 > 中考 > 中考快讯
中考前学生被校长扇7个耳光 脸打肿精神恍惚
  核心提示

  一心冲刺重点高中的农家男孩,近日因为“误会”,被校长扇耳光,他脸肿、头昏、吃不下东西,竭力强打精神复习迎考。

  早年离异的母亲,靠每天蹬三轮车沿街叫卖小菜独自抚养儿子,一心支持孩子圆自己的重点高中和大学梦。面对突来的变故,儿子精神恍惚,伤心欲绝的母亲要向校长“讨个公道”。

  自称“轻轻扇了两耳光”的校长,辩称自己的行为“是出于保护学生和职业本能”。

  “我儿子汪培是彭州通济中学初三学生。前些天,儿子被校长扇了耳光,脸部肌肉变形,左耳听力下降,还住了医院。现在,还有两周就要中考了,孩子整天还是精神恍惚……”5月23日,彭州市新兴镇的刘群芬打进本报热线哭诉。本报记者随即赴彭州对此事调查采访。

  众邻居:这个娃娃好争气

  听说有记者来了解校长打人一事,邻居们都赶来介绍情况。“这个娃娃好争气哦,品学兼优,回来还要给他妈洗衣服。”邻居饶五姐说,汪培上小学时父母就离婚了,他与妈妈住在一起。妈妈一直没再嫁人,靠每天卖点小菜供儿子读书。汪培很争气,次次考试都是前几名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。“校长咋个能随便打人呢?”

  走进刘群芬的家,两间老房子里面阴暗潮湿,十分破旧,家里只有一台电视、一张方桌、两张床,以及刘群芬做小买卖用的冰箱和三轮车。“他就是我的儿子汪培,刚从学校回来吃午饭。”刘群芬指了指桌子边上略显清瘦的少年。

  当事人:我被校长扇耳光

  汪培告诉记者,5月7日是星期六,学校组织初三年级学生补课。第二节课下课后,因为尿急,他跑到离教学楼数十米外的学校围墙边撒尿。发现围墙一角被打了一个直径约1米的洞,好奇的他跑到洞边一探究竟。

  “干啥子的!”正当他靠近那洞时,忽然听到一声大吼。没等他回过神来,校长余子全已冲到他面前,并给了他两耳光。他立即向校长解释说,自己是本校学生,余校长问:“那校牌呢?”他说没有戴,回答完之后他又被余校长扇了耳光。“当时被扇了7下,前面4下还有点清醒,后面3下就被打懵了。回到教室后,我就感到头晕,集中不起精神,想吐,有时连气都接不起来。”

  家长:娃娃住院不见好转


  刘群芬说,8日一大早,汪培从学校请假回到家中,告诉她自己感觉头晕目眩、看什么都是模糊的。她立即送儿子到离家数百米远的新兴镇医院检查。当时为汪培看病的贾医生接受记者采访时称:“娃娃来时,左边面部有点肿,但没有大的指痕,精神状态也还可以,开了些药就让他回去休息。”汪培吃了药,继续回到学校上课。到了晚上,在学校住读的他头痛得厉害,班主任王星彦见状,立即把他送往离学校最近的通济中心医院。

  刘群芬说,在通济中心医院住了3天后,汪培的病情仍不见好转。11日上午,她找到学校,把儿子送到彭州市人民医院做全面检查,经CT等检查后,医生诊断没有发现异常。“当时医生告诉我,汪培脸部肌肉变形,左耳听力下降一成,只能靠自身免疫力恢复。”刘群芬说,12日回家休息的汪培吃不下东西,在刘群芬的强烈要求下,学校再次把汪培送到了彭州市人民医院,输了4天液,于16日“带药出院”。“现在,我只有上课时勉强能打起精神,其余时间都是昏沉沉的。”汪培说。

  “这几年,我起早摸黑,就是想供他读书,圆他上重点高中和上大学的梦,我希望校长还我一个公道。”刘群芬说。

  校长:轻轻扇了两耳光


  “我轻轻扇了汪培两耳光。”接受记者采访时,余校长承认了扇学生耳光的事实。

  他称,那天他值班,上午9:40左右,他看见有3名社会闲散人员走入学校,“出于职业本能,我立即把他们挡住,并叫他们出去。”3名闲散人员退出校门。“当时,初三补习班刚下课,我担心这3个人会从学校围墙那个洞钻进校园,于是顺着校内的围墙跑过去,正好看见站在那里的汪培,我以为是闲散人员从外面钻进来了,为了把他镇住,我叫住他,并上前轻轻扇了他两耳光。”余校长说,当时的确不知道汪培是学生,他也没有戴校牌,“事后我知道是本校学生,误伤了他,非常痛心。”

  记者问:“轻轻两耳光,汪培怎么会出现身体不适呢?”余校长说:“当时只是轻轻扇了他两下,有时运气霉,轻轻敲一下也要出问题,但这是出于保护学生和职业本能。自己做了20多年老师,从来都是很爱护学生的。”他表示:“对于此事,第一,要向学生道歉;第二,有必要的话,会当着全校师生向汪培道歉;第三,承担一切医疗费用;第四,可以承受少量的经济赔偿。”

  记者问:“如果汪培因为此事而中考失利,怎么办?”余校长答:“应该不会有影响。对他的精神打击应该不存在,善后处理得很好。”他认为,目前的局面,是因为“他的母亲太在意,自然造成汪培的思想负担”。

  记者利用课间采访了汪培的同学及班主任王星彦。王星彦对汪培的评价是:“他成绩比较好,但还有不少缺点。”她称,汪培的行为习惯还很欠缺,处理人际关系比较差,性格孤僻等。

  教育局:正在调查

  23日下午4:30左右,记者赶到彭州市教育局了解对这起校长打人事件的处理情况。

  自称是彭州市教育局德育保卫科科长的杨德全肯定地告诉记者:“校长绝对没有扇学生耳光,当时只是发生了拉扯,之后也道了歉。”他认为,这件事情很简单,校园周边管理非常恼火,“如果是校外闲散人员,扇了也无所谓,如果是学生,绝对不可能扇。”他还直截了当地说:“这是家长的导向问题,要正面教育孩子,有病就医,无病就没必要纠缠。如果这样下去,势必会对娃娃中考造成影响。”

  随后,记者拨通了彭州市教育局负责调查此事的王天恩副局长的手机,他说正在成都开会,具体怎么回事,还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律师:校长没权利打人

  本报常任律师李于飚对此指出,校长无论出于什么动机,都没有权利打人。他说:“汪培目前还是未成年人,虽然医院的检查报告没有发现异常,但校长的行为对汪培精神上形成了刺激。校长应向汪培及家人赔礼道歉,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,比如目前所有医疗费用、汪母的误工费等。”(记者王迪摄影谭曦)

  采访手记道个歉究竟有多难?

  从彭州采访回来,24日下午我又和余子全校长通了电话,余校长在电话里说“我教了那么多年书,一直都是非常爱学生的”。但时至今日,我多方了解也没有获悉这位“非常爱学生”的校长当面向被打学生汪培和他妈妈道歉的任何信息。

  昨晚孩子的母亲告诉我,校长表示学习上该补的就补,生活上主要是在伙食上给孩子开小灶(孩子现在仍然一吃东西就吐)。当我再次问校长给他们母子道歉没有,孩子的母亲告诉我“道不道歉已不重要,一切为了娃娃的健康,把学习搞上去”。我不理解的是,既然校长和学校对这件事情的善后做了大量工作,表达了充分的善意,但是为什么校长就不能当面向孩子和他的母亲说声“对不起”呢?

上一篇: 泉州幼师:今秋广招“男阿姨”
下一篇: 江西统计显示:中考报名总人数达61万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我们 | 广告服务 | 投诉意见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© 2000-2011 21tx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晨新科技 版权所有 Created by TXSite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