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天新网首页·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·网站导航
数码笔记本手机摄像机相机MP3MP4GPS
硬件台式机网络服务器主板CPU硬盘显卡
办公投影打印传真
家电电视影院空调
游戏网游单机动漫
汽车新车购车试驾
下载驱动源码
学院开发设计
考试公务员高考考研
业界互联网通信探索
您现在的位置:天新网 > 考试 > 中考 > 中考报考
聚源中学灾后第一课:安全和心理疏导

  复课仪式

  70多名学生含泪高唱国歌

  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都江堰市聚源镇小学新校区,这里也是聚源中学复课的临时地点,离垮塌的聚源中学校区只有15分钟的步行路程。

  记者发现,聚源小学新校区大楼也出现部分开裂,整个教学楼被警戒线包围着,五星红旗已降为半旗。“能不能继续使用,还要等政府部门的鉴定。”该校老师罗春元说。

  上午九时整,学校老师和70名初一年级的学生排列整齐,同声高唱国歌。唱到大声处,许多学生的眼眶中都含着泪花。聚源中学校长谷胜聪说:“虽然地震把我们的校舍震垮了,但是我们的精神不能垮。”

  “5·12”使得聚源中学初二、初三年级的21间教室整体垮塌,初一年级因为在另一栋楼上课,没有学生伤亡。谷校长告诉记者,地震造成初二、初三年级学生伤亡惨重,昨天复课的只是初一年级的学生。

  “之所以这么快就复课,一是马上就到农忙时间了,家长没精力照顾孩子,孩子们若是在外面玩,现在的情形下比较危险;二是如果长期不上课,会耽误学习。”谷校长说。

  聚源中学初一年级有10个班,为何只有70多名学生复课?初一(1)班班主任聂玉书老师解释说,不少学生现在还住在外面的帐篷里,联系不上,有的家长带着孩子去外地避难,也有家长担心上课不安全,没有让学生来上课。“复课后,相信学生会陆续回校。”

  复课仪式后,70多名来自各个班的学生被分为两个班。在临时教室里,老师们为学生讲解了地震的基本知识及遇到地震时应如何逃生。

  -心理疏导

  书写心愿卡向遇难者道别

  下午1时30分,7名来自成都华西医院的心理危机干预服务队队员登上讲台。讲台后横拉着一根白色绳子,绳子上别着一张A4白纸,上面写着“相思路”。心理咨询师肖胜向每个学生发放了一张小卡片,“请把你对死去亲人或朋友要说的话写在上面,然后系在这根绳子上,他们就可以知道了。”

  “在天堂的哥哥姐姐们,虽然在这次灾难中,你们失去了生命,但是你们永远活在我的心中,……你们要是想我了,就给我托个梦,我们还可以在梦里一起玩。”

  “亲爱的李燕姐姐,祝福你在天堂里过着快乐的日子,像传说中神仙过的日子。你不可以不开心,我会想你的。”

  ……

  学生们把心愿卡一一别在白色绳子上。肖胜又鼓励学生走上讲台,将自己写下的心愿大声念出来。念出自己心愿的时候,每个学生都流着眼泪,现场的学生、老师、记者、心理干预员,无不泪下。

  “我们现在做的,就是帮助这些孩子向他们遇难的亲友道别,也是一个分离的仪式,有了这个仪式,他们心里才会放下已经走了的人,才会抬起头开始新的生活。”现场的心理危机干预队员许凯莉说,先帮助学生解决分离的问题,再慢慢地通过疏导,抚平地震给他们带来的心理创伤。“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我们今后还会持续地介入。”

  -宣泄情绪

  以撕纸抚平心中积压创伤

  “地震让我们失去了很多,在这张白纸上,你可以把自己失去的那一部分撕掉。”在每个学生都拿到一张空白的A4纸之后,心理咨询师陈婷对学生们说。有的学生撕掉一个角,有的学生在纸的中央撕下一个心形,有的学生在纸上撕了好几个洞。“我妈妈在地震中走了,我的心都碎了,所以在中间撕了个心形。”一位女生小声地说。

  肖胜说,撕纸是通过游戏的形式来宣泄情绪。小孩子的心理很大程度上依靠家长、老师和社会支撑,地震发生后,家长或老师遇难了,这个支撑就断裂了。没有了倾诉的对象,地震造成的创伤就容易积压在他们的心里,影响很大。

  -默哀现场

  捧着孩子照片,默默地流泪

  复课师生们填写心愿卡的同时,在聚源中学垮塌的教学楼废墟前,许多震后幸存的老师和失去孩子的家长已陆续赶到。他们有的抬着花圈,有的拿着红色的蜡烛,有的家长手里还捧着装有遇难孩子照片的相框。在仅存的楼梯口,挂着一条白底黑字的横幅:沉痛悼念在地震中遇难的师生。

  下午2时28分,师生们再次整齐地排列在操场上,为地震中罹难者低头默哀。

  “让我们为这次在地震中死难的同胞们默哀三分钟。”话音刚落,停放在操场的所有车辆一起鸣笛,和远处传来的鸣笛声交织在一起。旁边搭建教室的工人们也肃穆站立,低头默哀。队列安静肃穆,只传出阵阵抽泣声,所有人的眼里都滚动着泪花。一旁拍摄的媒体记者,一边拍摄一边抹着眼泪。队列后面的三名女民警,早已哭成泪人。

  默哀结束后,老师和家长们排着队走上前,献上花圈,点燃蜡烛、香火,为孩子们送行。一位四十来岁的母亲几乎瘫倒在废墟前,“幺娃啊,你怎么就舍得扔下我走了啊,你还没有过完17岁生日啊。”另一位父亲则捧着儿子的遗像,轻轻地立放在花圈下,并点燃蜡烛和一炷香,然后抹着眼泪默默离开。

  下午四时,放学。记者陪四名学生一起走出学校。此刻他们的情绪比刚复课时要好很多。“早上来的时候跟谁都不想说话,一句话都懒得说,现在感觉好些了。”初一(1)班女生雷爽笑着告诉记者。

  “老师其实更需要心理疏导,他们承担的压力更大。”肖胜说,他们将对昨天的心理干预做评估,然后针对性地对老师和学生进行心理疏导。

  

上一篇: 灾区孩子灾后的一堂特殊的心理课
下一篇: 家长提前三年准备 早早择校并不明智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加入我们 | 广告服务 | 投诉意见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© 2000-2011 21tx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晨新科技 版权所有 Created by TXSite.net